中国走进执导摄影先驱贝尔纳·弗孔的图像世界

推荐语:

 

国内首次全方位展现执导摄影先驱、曾荣获法国国家摄影大奖的诗人摄影家贝尔纳·弗孔的经典系列作品;

 

独家展现不同视角下的弗孔,包含《悠长假期》《可能变迁的时光》《爱之屋》《金之屋》《偶像与祭献》《书写》《图像的终结》等七大经典系列及大量未曝光的弗孔后期活动作品和生活照片;

 

作者以采访者和好友的身份,通过与弗孔本人的直接交流而获得的一手资料写成,语言优美,文字简练,包含部分弗孔本人提供的未曾发表过的自传片段和图像资料,最大程度还原弗孔作品背后故事与鲜为人知的创作历程;

 

由荣获德国红点大奖、德国iF设计大奖、美国IDEA设计大奖、亚洲设计大奖、意大利A设计大奖等多项国际设计大奖的升阳设计的创始人孙建及其团队倾力设计,裸脊精装,PVC四色护封,附送精美胶片书签;

 

由欧洲摄影博物馆创建人、首任馆长,成都当代影像馆馆长让-吕克· 蒙特罗索倾情作序,鼎力推荐。


*扫描下方微信程序码即可购买

作者简介:

赵欣昕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和法国卢浮宫学院博物馆学与艺术史研究方向;

曾就职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并参与2016年Max&Iris Stern国际论坛“艺术与幽默”主题的策划;

目前于法国巴黎从事写作和策展相关工作,并担任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成都当代影像馆驻法国研究员,主要完成一些在法影像艺术家的资料收集、采访和个案研究工作;

2016-2018年期间,随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及团队走访法国、德国、美国、巴西等国家,接触全球重要影像艺术家90余位,并负责资料收集和现场采访、翻译等工作。

 

 

摄影师简介:

贝尔纳·弗孔

 

1950年生于法国普罗旺斯省,1973年完成哲学和理论方向的学业后,成为最早开始实践置景摄影的艺术家之一,1989年荣获法国国家摄影奖。弗孔从1976年开始摄影创作,并主动选择在1995年终止了自己的摄影艺术生涯。从2000年起,他以写作为主要表达方式,并开始尝试影像拍摄。弗孔的作品曾在全球各地展出(共约350个个展和不计其数的群展),其中主要的展览空间有纽约的卡斯蒂里(Leo Castelli)画廊和巴黎的Agathe Gaillard、Yvon Lambert和Vu画廊等。弗孔的部分作品被蓬皮杜艺术中心和卡地亚基金会等机构收藏。

 

 

内容介绍:

本书是认识和了解弗孔这位摄影艺术家的入门级读物,通过作者本人与弗孔面对面获得的一手资料创作而来,书中主要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选取弗孔各个系列中的一些作品,介绍和梳理弗孔的不同创作阶段,揭示一个艺术创作者生活、思考和作品间的联系。主要包括之前的时光、悠长假期、可能变迁的时光、爱与记忆盘踞的房间、嬗变的尾声、之后的时光等六个部分,其中涵括了《悠长假期》《图像的终结》《可能变迁的时光》《房间》系列(《爱之屋》《冬之屋》《金之屋》)、《偶像与祭献》《书写》等多个经典系列的作品。

 

第二部分以访谈的形式,从弗孔几个不同年龄、不同文化背景的朋友的视角全面展现弗孔的面貌,包括摄影指导让-克劳德·拉赫、游记作家安敦宁·波多斯基以及收藏家和摄影师钟维兴等人的访谈资料。本书整体上以作品解析和友人访谈的形式呈现,配以简练的文字和珍藏的图片,因此可以说是一本帮助人们全面、深入了解弗孔的书。

在本书之前,弗孔本人及其作品相关的中文资料非常少,甚至存在不少错误信息。但他的作品风格独特,在中国艺术圈中十分受追捧和欣赏。作者希望通过本书可以帮助一些尝试和从事摄影的人理解认识到摄影与精神世界的关系,而不只是简单的构图和器材。本书也不只写给知道弗孔,对摄影感兴趣的人,而是希望可以借弗孔唤醒更多人对美的感受力和对图像的兴趣。

目录

 

1 序

1 前言

 

第一部分 普罗旺斯的图像诗人

2 之前的时光

28 悠长假期

58 可能变迁的时光

80 爱与记忆盘踞的房间

100 嬗变的尾声

122 之后的时光

 

第二部分 朋友们眼中的贝尔纳·弗孔

134 石头和采石头的人

和摄影指导让-克劳德·拉赫(Jean-Claude Larrieu)聊弗孔

152 最美的路和青春

和游记作家安敦宁·波多斯基(Antonin Potoski)聊弗孔

164 远道而来的友谊

和收藏家/摄影师钟维兴聊弗孔

 

186 后记

188 致谢

 

编辑推荐:《有一种思乡叫作前行》

 

无论是本书的作者,还是熟悉弗孔的朋友,他们总会用这样的词来形容弗孔:天真、热情、真诚。于是我们在弗孔的作品中也总是看到这样一个影子,它可能藏在人偶们色彩艳丽的笑容背后,藏在火球炽烈的燃烧背后,藏在最后的晚餐留白的房间背后,藏在路的尽头变换的文字背后,藏在少年们迎着火焰却异常清澈的双眼背后。我们被这样的弗孔打动,也被弗孔给我们带来的这样多变却又始终忠于内心的作品打动。

 

我们之所以被打动,不是因为其技术的运用和光影的处理,而是定格于那一瞬间的情感,弗孔想要呈现给我们的情感。置景的手法看似与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理论相悖,但改变的似乎只是呈现方式的选择,本质上,弗孔最终呈现给我们的仍是一种情感上的决定性瞬间。不变的人偶在不同的场景中变换,在虚构的现实中带我们走回一段熟悉的路,做一个悠长的梦。

 

《之前的时光》系列是弗孔真正开始摄影创作前的一段时光,是被薰衣草香气浸染的土地,是外祖母塔缇耶给予的温柔独立的个性,是被夏日拉长了的童年时光,是对绘画最初的坚持与向往,是在哲学世界小心翼翼地探索,这些所有短暂却悠长的时光,是弗孔举起相机记录世界和展现自我的最深层次的力量,让他可以始终如少年一般的姿态,躲在镜头后面,打量着这个真实世界的模样,却又以自己的方式,坚持着对自由的向往。弗孔是一个头也不回行走在探索未来路上的诗人,但因心系故乡,所以他从未真正远行。灵魂的自由与故乡的牵绊看似矛盾,却在内外世界的交汇中展现出弗孔对于时间和生命的思考,探索着个人与世界的关系。

 

是偶然,让弗孔走上了使用人偶创作的置景艺术道路。《悠长假期》系列中那些看上去有着固定动作和不变表情的人偶,因为沾染了弗孔童年的记忆和普罗旺斯的浪漫气息,似乎拥有了真实的生命。它们投入在一个又一个虚幻又真实的场景中,将弗孔记忆中和梦中的世界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是飞翔的梦想,丢弃的玩具,丰盛的食物,逃离的风景,炽热的火焰……这些人偶不是演员,它们呈现出的也不是设定好的场景,而是在特定场景中自由自在地展现着童年的模样。在弗孔的相机下,童年不是固定的场景,不是瞬间的记忆,而是可以任意组合、创造的自由的风景。怀旧不是主题,自由才是。

 

《可能变迁的时光》这一时期似乎可以看作弗孔的一个过渡阶段,但在这些尝试与探索中,我们似乎看不到弗孔的慌乱与盲目否定。他认可那些与人偶们一起度过的悠闲时光,它们带给弗孔从容与自信,但又不使他深陷其中;它们点燃了弗孔摄影创作的火焰,却又不妄图以其为终生目标。于是我们看到了燃烧的火焰,看到了散场后的留白,看到了人偶远去的衣角,也看到了更远、更长的路。是的,弗孔怀恋旧日时光,但更看重未来的方向,曾经的记忆带给弗孔自由和自信,让他成长,我们在他的作品中看到了时间流动的痕迹,缓慢,却又坚定。

 

如果说《悠长假期》中的人偶作品让人们认识了弗孔,也将人们的认识限定在那些人偶作品中的话,那么《房间》系列便是弗孔对自我的颠覆与重生。在这一阶段创作的作品的主题是弗孔力量的显现,那些弗孔所珍视的童年时光内化成新的触角,让弗孔开始勇敢探索外在世界的奇妙。《房间》系列展现出他对时光的留恋,对自由的向往,对爱的憧憬,以及对融入世界的渴望。他没有强迫自己成长,所以在他的作品中永远找不到那种急迫感,他也有过寻找,也走过弯路,但内心始终坚定。这就是弗孔带给我们的,奇妙又疯狂的想象,让我们似乎走入了一个梦中的世界,却又无比真实。梦里有我们渴求的东西,却也听从内心的召唤。你会发现,有些梦不是不可能实现,这些,我们都可以从弗孔的作品里得知。弗孔的力量在于明知梦境的虚幻,却依然愿意带我们体验其真实的触感。

 

在《书写》系列的创作中,弗孔回归了摄影的原始方式,使用命题作文般的方式作为一个终结,也让自己不留遗憾。他首先尝试了人物主题,后又将其升华,展现出人与自然、内在与外在的对话,将个人情感上升至人类思考,但那些鲜活的、极致的、最美的一刻我们是永远无法用镜头捕捉下来的,只能用眼睛去看,用心去体会和感知。然后他将那些感悟以文字的形式放入世界,放入外在世界,放入广阔天地,让更多的人去感受,让这些文字回归生命本身,展现其伟大与渺小。最后,他又将这些文字置于人的皮肤之上,让肉体作为生命载体,去承接这些文字的力量。从弗孔这一阶段的创作轨迹来看,是一个融合→向外→向内的发展过程,所有的创作主题都融合了弗孔对人生的经历和感受,又将其抛向世界,最终又回归内心的历程。弗孔让摄影生涯在此结束,是他对数码革命的抗争,他追求内心的纯净与朴素的事物,这不是固守传统、不知变通,而是他始终都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存在。他的退出不是放弃,而是让内心保持平和的方式,只有离开这个竞技场,他才不会失望,而在我看来,他的离场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继续给我们编织梦境,守望我们内心的渴望。

 

创作没有终点,艺术也不会终止,只是随着时代的更替,会以不同的方式显现出来。弗孔从人偶创作开始,不断探索个人与世界的连接关系,他渴望融入这个世界,也害怕与这个世界背离,于是他慢悠悠地闯入摄影世界,带着点少不更事的好奇与天真,一路走过来,很短,留给我们的余韵却很长。所有的终点,也是另一个起点。所以弗孔在自以为画下休止符后,才获得了又一次表达自我的机会,以另一种方式,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去看待生命的意义。

 

人生是一次又一次的超越,然后是一场接一场的追逐,没有所谓的开始与结束,所以也不存在起点和终点。但如果想要不断放下昨日的自己,无论好坏,坚定地走向一个崭新的未来,是一件需要很多勇气才可以完成的事情。而弗孔却在一生中实现了很多次这样的放下和重新开始,我发自内心的尊敬他,因为这每一次重新来过的难得。童年的记忆总是反射出我们心底切实的渴望,这种渴望随着我们逐渐长大,慢慢演变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成就我们,也可以摧毁我们。而在弗孔所有的作品中,我总是可以感受到那片薰衣草花田的浪漫与芬芳,它们珍藏在弗孔心底,美好又短暂,有遗憾,有失落,却从不凋落。所以你看,弗孔还在继续走,沿着那条路,通向他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