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以一种超越时代的眼光去看待这些被记录下来的历史事件。”—— 让-吕克·蒙特罗索

身处这场重大疫情事件当中,我们每个人都是见证者,而新闻摄影师则承担着更为重要的角色。本次展览内容正是伟大的新闻摄影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为我们留下的重要历史瞬间,他几乎见证了20世纪全球所有重大事件,被誉为“现代新闻摄影之父”。

本馆于2019年展出了卡蒂埃-布列松20世纪30年代间“决定性瞬间”风格时期的大量原作,从这一时期来看,一直想成为一位画家的卡蒂埃-布列松,不断地在尝试用绘画的方式去摄影,当然他也十分热爱摄影,并且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摄影也成为了他最为重要的表达媒介。

20世纪40年代——即本次展览集中展出的作品年限。这一时期,卡蒂埃-布列松正式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新闻摄影师,亲身经历了三次重要的历史事件,通过报道奠定了他的知名度:一是在刚刚独立的印度时,拍摄甘地的葬礼;二是在中国,见证了蒋介石军队溃败,毛泽东带领人民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过程;三是1954年的苏联,卡蒂埃-布列松成为第一个被允许进入苏联的西方摄影记者。以上内容也是本次展览最为核心的展出部分。

作为国内收藏卡蒂埃-布列松摄影原作最多的美术馆,成都当代影像馆将其设为常设展,自开馆以来持续梳理展出了卡蒂埃-布列松的原作累计36幅。继2019年呈现卡蒂埃-布列松20世纪30年代逐渐树立“决定性瞬间”摄影美学的重要原作后,2020年,本馆将侧重于梳理展出布列松于20世纪40年代期间,奠定其职业摄影记者知名度的报道摄影作品,由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担任策展人。

本馆于2019年展出了卡蒂埃-布列松20世纪30年代间“决定性瞬间”风格时期的大量原作,从这一时期来看,一直想成为一位画家的卡蒂埃-布列松,不断地在尝试用绘画的方式去摄影,当然他也十分热爱摄影,并且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摄影也成为了他最为重要的表达媒介。

20世纪40年代——即本次展览集中展出的作品年限。这一时期,卡蒂埃-布列松正式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新闻摄影师,亲身经历了三次重要的历史事件,通过报道奠定了他的知名度:一是在刚刚独立的印度时,拍摄甘地的葬礼;二是在中国,见证了蒋介石军队溃败,毛泽东带领人民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过程;三是1954年的苏联,卡蒂埃-布列松成为第一个被允许进入苏联的西方摄影记者。以上内容也是本次展览最为核心的展出部分。

与此同时,还可以看到卡蒂埃-布列松的美洲系列,这是他在1946-1947年游历美洲大陆时拍摄的作品。卡蒂埃-布列松在努力拍摄更多纪实影像的同时,丝毫没有放弃对个人摄影风格的探寻,“决定性瞬间”自然是贯穿始终的重要主题。50年后,对于这趟途径两万多公里汽车之旅的真实影像记录终于通过《隐秘美国(L’Amérique furtivement)》画册面世,我们能从这组照片中看到些许沃克·埃文斯和罗伯特·弗兰克的风格。

在新闻报道的领域中,文字和影像缺一不可,但常常文字的导向性会强于影像,以及编辑之于摄影师之上的“权利”等因素,对于新闻摄影师来说,完成自身对新闻事件的认知并完整地表达出来是非常困难的。

在展厅内,你还将看到一个特别的板块,由卡蒂埃-布列松为杂志报刊供稿的版面内容组成,那时的卡蒂埃-布列松刚和他年轻的印度尼西亚妻子拉特纳成婚,便来到亚洲发展。自此,他开始为时下各大报刊媒体工作。布列松的这些作品是公众了解信息的唯一途径。

杂志为摄影师提供了使其作品被普通大众所熟知的机会,但仅仅在编辑和版面设计要求的范围内。即是说,如果把摄影师的作品是比作一个个单词的话,是杂志把这些单词组合成了句子,“书写”的规范性成为摄影师和报刊杂志机构间永恒的博弈主题。

“在观看这些展品时,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卡蒂埃-布列松始终认为照片应该是黑白的,他不喜欢彩色照片。因为在那个时代,由于技术局限,彩色照片无法真实还原现实,当时的彩色拍摄时间也会更长,所以无法抓住‘决定性瞬间’。但为了满足一些杂志的特殊要求,也拍摄了一些彩色照片,但卡蒂埃-布列松本人从来没有把这些作品作为展品去呈现过”,在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的强调下,我们也不难理解,这一部分的摄影作品为何不是独立展出的,而是配合文本,且带有编排,类似于历史资料的方式来呈现。

对于当下如何观看卡蒂埃-布列松的作品,馆长让-吕克·蒙特罗索认为:“这些时代的纪录,这些故事是具有穿越时间的力量和意义的。我们应该以一种超越时代的眼光去看待这些被记录下来的历史事件。”